身披“重甲”来“绣花”——医院中的“铅衣医生”

  身披“重甲”来“绣花”——医院中的“铅衣医生”

  新华社兰州8月19日电 题:身披“重甲”来“绣花”——医院中的“铅衣医生”

  新华社记者张睿、朱艺琳

  上午9点37分,手术即将开始,余新林穿上铅衣、戴好铅帽、系紧铅围脖,最后再戴上一副特制的防辐射眼镜,把这十几公斤的“装备”仔细穿戴完成后,他才算是做好了术前准备。30年来,每一台手术,余新林都是这样“全副武装”。

  “因为介入治疗需要借助造影机,所以在手术时我们会‘吃’进大量的X光射线,平均一台手术下来相当于拍了上千次X光片,医院里都叫我们是‘铅衣人’。”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介入医学科主任医师余新林“戏谑”地说。普通人避之不及的X光射线,早已成为余新林每天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尽管身披“重甲”,但介入治疗需要的却是不折不扣的“绣花功夫”。

  “介入治疗,简而言之就是通过纳米刀、氩氦刀等技术手段进行微创手术,不需要开很大的伤口,就能将病人体内的肿瘤等消灭掉,突出精准性,靶向性。”余新林介绍,当天做的这一台下肢曲张静脉泡沫硬化手术,要是用传统外科的手法动作会比较大,但是采用介入治疗,医生只需要在X射线的辅助下,将极其细小的针头打进病患腿部病灶处即可完成,术后愈合时间短,复发率低。

  介入治疗给病患带来了福音,但对于医生来说,仪器一亮一灭,便是辐射带来的危害。“我们科室里的每一个人,或多或少都有染色体变异的职业病,我们也都是肿瘤基因突变的易发人群。”尽管防护措施较之以往已经有了显著提升,但为了手术的灵活性与精确性,每一位介入医生在手术时,面部、手部、胳膊等部位仍然裸露在外,无法完全抵御辐射。

  由于手术站姿习惯,余新林的左腿长期处于近距离接触X光球管的状态,他的左小腿有一大块区域已经无法长出毛发。“正常人的血白细胞值不会低于4000,而我的在3000左右,这样的后果就是更容易生病,容易发烧。”余新林说。

  明知辐射带来的危害,余新林却从未放弃过介入治疗的研究与实践,而他也亲眼见证了这一学科在西北地区的发展与兴旺。

  “以前我们做手术用的耗材,就跟圆珠笔杆一般粗,后来越来越细,现在我们使用的导管已经和输液用的针头一样细了。”余新林自豪地说,在他刚参加工作时,整个介入科只有他一个人。时至今日,研究生、博士生科里都有,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加入到了“铅衣人”的行列。

  10点7分,余新林上午的第一台手术成功完成。卸下铅衣后,余新林长舒一口气,轻轻擦了擦汗。“怕啊,我们谁不怕射线,但当站到手术室里的时候,脑子里就什么都不想了,我们多‘吃’一点射线,病人就多一点安全。”余新林说。

【编辑:白嘉懿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remierfares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